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明末凶兵_ 第380章 寸步难行-笔趣阁

时间:2021-04-24 17: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怒江山小说明末凶兵 第380章 寸步难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380章寸步难行

    磨盘营,顾名思义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说来也怪,这条管道当时修的时候,为了方便,选择了绕过高坡,可是高坡面积不小,修完之后,才发现官道从南边向北,就像一个半圆绕过了磨盘营。磨盘营这地方四周空旷,偏偏在最北边有一道山丘拦住去路,正好让骡马队没法走捷径。而将兵马布置在磨盘营,可以辐射南边十里地,只要农民军想过去,就必然要经受一场恶战。

    崇祯四年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一大早,农民军列着长长的队伍沿着官道抵达了磨盘营。为了接下来的大战,李自成刻意休整了一天。磨盘营这个地方,没有太多的条件可以利用,想要过去,就必须强攻,对于接下来的恶战,要说没压力,那绝对是骗人的。

    巳时,李自成按照之前预定的计划,对磨盘营展开了潮水般攻势。徐北川、王岩以及李自成各领本部兵马分三路猛攻磨盘营。农民军这边攻势如潮,官兵这边也是丝毫不差,秦良玉、曹文诏和赵率教将麾下兵马分散开,却将弓弩手和火铳手集中起来,对着中路的农民军一通猛打。而进攻中路的正是李自成的人马,而领头之人便是最近倒霉透顶的刘宗敏。箭矢如雨,火铳不断冒烟,刘宗敏往前推进到距离磨盘营三十丈位置的时候,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两侧进攻虽然也难,但也不似这边冒着箭雨前行,好像官兵就往自己身上招呼了。

    越是往前越难,刘宗敏硬着头皮往前冲,突然心头一跳,赶紧往旁边一闪,一支箭矢迅速飞过,身后一名兄弟到地上哀嚎起来。心下一惊,刘宗敏蹲下身子喘起了粗气。见鬼了,官兵怎么还区别对待?刘宗敏这边难受,后边的李自成看得真真切切的。因为身在后方,从高处观望,李自成比刘宗敏看得更加透彻。

    整个磨盘营战场,当属中路打得最惨烈,官兵手里的火铳和弓弩几乎全倾泻到了中路。要是不想想办法,继续这么打下去,最终结果如何不确定,但刘宗敏这支兵马铁定要葬送在磨盘营的。刘宗敏麾下这三千多兵马,那可是李自成的精锐,怎么可能睁着眼葬送于此呢?

    李岩眉头不展,见李自成有些松动,他上前两步,小声说道:“将军,官兵军心不良,这是刻意针对我们,打算把我们逼回来。这个时候,我们要是退了,攻势瞬间就会退却,到时候徐北川、王岩那些人肯定会大为不满,甚至会把火气发泄到我们身上。”

    “本将当然知道官兵的意图,无非是借机会挑起我们与其他头领的冲突,可是,你觉得我们能不退么?”李自成回过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李岩。瞬间,李岩就有些懵了。是啊,能不退么?要是不退,甚至增兵,那照这个架势,刘宗敏带去的那些人就铁定要完了。

    农民军内部,各头领地位高低,全靠手里的拳头有多硬,所以,无谓的消耗,是绝对不允许的。而且,其他人也都看着呢,任由刘宗敏那些人葬送在磨盘营,郑国松这些人会怎么想?一方面是让自己人满意,一方面是让王岩、徐北川那些头领满意,这个选择题似乎并不难。

    之前草帽坡上,王岩说过那番话,便是血淋淋的事实。各头领们谁不自私?谁不为自己考虑?碰到这种事,王岩为了保存实力,所以跑了,这次轮到李自成,一样也强不到哪里去。

    不久之后,锣声响起,一直猛攻中路的刘宗敏带着残兵往后撤,如此一来,中路压力骤减,曹文诏分兵左右两翼,王岩和徐北川一见到这情况,哪还能继续打,几乎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去。

    农民军撤了,但是曹文诏额头上的皱纹却更多了,这次能打退贼兵,但是下一次可就没这么轻松了。赵率教与秦良玉也在,二人脸上同样没什么喜色。为了打退李自成的兵马,军中弓矢消耗众多,余下的不多了,下一次,可就没法复制之前的打法了。

    “曹将军,你说咱们的法子能管用么?”秦良玉问出了心中的担忧,她可是非常担心让农民军提早的闯过去。事实上,秦良玉比任何人都想打赢这场仗,巴蜀子民的日子艰难得很,朝廷赈灾不力,就指望着这次能跟着铁督师捞一把,渡过难关呢。若是放走了农民军,那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之前已经得罪了内阁,又没能在农民军身上拿到想要的东西,秦良玉就真的亏到姥姥家去了。

    曹文诏怎能不知秦良玉的心思?他心里也没谱,可这个时候却不能表现出来,“秦将军放心吧,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打垮这支流寇,以我们的实力,也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只要拖住他们便可,经过今日这么一闹,别的不敢说,至少一天时间还是可以争取到的。接下来,流寇肯定会再攻磨盘营,到那时候,我们就要指望赵总兵麾下的人马了,想来,抵挡一天时间应该可以的。如此算来,我们至少能在磨盘营撑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对铁督师来说,应该够用了......三天时间一过......若是不妙,我们便撤......”

    这番话说出来,曹文诏心里颇为不好意思,从小到大,就没扯过这样的弥天大谎。这样说,主要还是为了安抚秦良玉,至于赵率教,一根绳上蚂蚱,倒不用太过担心。

    哪曾想秦良玉眉头一锁,十分严肃的说道:“三天以后,只要铁督师大军未到,我们也得想办法撑住,总之.....只要秦某人有一口气在,决不让流寇闯过去......”

    秦良玉心情复杂的去了别处,赵率教与曹文诏相视苦笑,秦良玉真是穷疯了啊。看来川蜀那边的灾情已经刻不容缓了,哎,但愿这次能成吧,否则秦良玉真没退路了。其实曹文诏也挺同情秦良玉的,却是有心无力。仔细说起来,秦良玉纯属是被他曹某人和赵率教忽悠来的,到现在依旧是继续忽悠。

    如果秦良玉知道他曹某人对接下来的事情也没什么把握,不知道会不会撂挑子。

    磨盘营以南十里处,一个叫魏家屯的地方,此时农民军大营就围着魏家屯。一处民房内,已经是吵得不可开交,一向脾气好,对李自成印象不错的徐北川寒着脸,至于王岩,则是毫不客气的质问道:“李将军,你真是好算计啊,不是说好了强攻磨盘营,你为何下令中路兵马独自后撤?”

    李自成早就料到徐北川和王岩会不满了,他抬起手,有些厌恶的瞥了王岩一眼,随后对徐北川说道:“之前的事情,李某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只是可否坐下来,听李某慢慢说?”

    “官兵将箭矢火铳集中在中路,我军伤亡惨重,李某也是无奈,若是不及时撤下来,怕是要全军覆没。碰到这种情况,二位头领觉得李某该怎么做?难道不管不顾,继续增兵中路,把兄弟们往死路上送?”李自成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说,王岩嘴角一翘,满脸的冷笑。

    “嘿,李将军私心有点重了啊.....”王岩语出讥讽,但李自成也只能忍着,他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王岩的说法,“是,李某承认这么做是有私心,可如果我部伤亡过重,你们觉得对接下来攻打磨盘营有什么好处么?”

    徐北川和王岩对视一眼,全都沉默了。虽不愿承认,可要是李自成的兵马伤亡太大,那对磨盘营攻防战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农民军内部公认最能打的,就是李自成麾下的上万精兵。

    “而且,不知二位有没有感觉到,官兵是故意这么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挑拨我们的关系,以达到拖延我军的进攻时间,我们可不能上当啊!”

    徐北川和王岩也不会傻子,他们隐隐约约也能感觉到一些问题,可是那又如何?你李自成之前玩了那么一出,接下来再打磨盘营,大家可就要多长个心眼了。

    李自成解释了半天,徐北川和王岩依旧不为所动,这让李自成有种无奈的感觉。眼下这情况,他李自成要是不拿出点诚意来,徐北川和王岩石绝对不会用心办事儿了。

    果不其然,农民军的进攻被拖延了下来,余下来半天时间,大军停在魏家屯没有动弹。农民军停在魏家屯不动,可是曹文诏等人却没有闲着,他们趁着半天的时间进行了防区调换,将秦良玉麾下一部分兵马直接拉到了中路。次日,农民军再次攻了上来,这一次农民军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李自成把吕伟良派了出来,不过却将主攻方向放在了左路。

    王岩组织了大量的兵马,接过了李自成的进攻任务,沿着中路一路挺进,一开始还算顺利,可靠近磨盘营之后,箭雨再次落了下来,这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磨盘营内迅速窜出一票兵马,居然主动攻了过来。

    见此情况,王岩眼睛都看直了,他算看出来了,中路守军不仅没有削减,反而强了许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此刻,王岩一甩袖子,暗骂三声。又被李自成给耍了,什么官兵会转变防守侧率,什么会调换防守重心,都他娘的扯王八呢。

    双方离得太近了,转眼间就撞到了一起。吴三桂最是眼尖,一直盯着王岩不放,很快,一杆长枪挑飞一名农民军,窜到了王岩身前,“王岩,小爷来也,把你的脑袋伸过来,啊呀呀.....”

    王岩俩眼一瞪,第一个反应不是上去拼命,竟然转身就跑。王岩是个有自知明的人,虽然吴三桂年轻,可这家伙一点不比曹变蛟弱,真打起来,他王某人多半是交代在这里的,对于惜命的王岩来说,跟吴三桂捉对厮杀,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王岩这一跑,后边的情形可想而知,攻上来的六千大军转眼间乱了套,很多人跟着王岩一窝蜂的往回窜。很意外的,中路又是最早崩溃的,而且这次崩溃的比之前还要快。

    打跑了王岩,吴三桂不做停歇,吹一声口哨,带着本部兵马往左路插过去,直扑吕伟良所部肋部位置。如今吕伟良正一心进攻秦良玉驻守的正面防线,哪有精力应对侧翼,当斥候把侧翼的消息传过来后,吕伟良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吴三桂的速度真的很快,朝着农民军肋部一捅,刚刚还迅猛无比的攻势瞬间停了下来。吕伟良要应对吴三桂的偷袭,还要防着秦良玉大举反攻,还真是有点麻烦了。

    无奈之下,吕伟良只能下令撤退。就这样,李自成眼睁睁看着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成了虎头蛇尾的闹剧。

    又是王岩.......李自成恨不得一刀剁了王岩,可是他不能,不仅如此,还得想想怎么跟王岩解释。果不其然,当吕伟良回到驻地的时候,就看到王岩正站在营门口破口大骂,“姓李的,你安的到底是什么心?老子这次差点让你坑死。”

    这次,牛金星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了王岩一把,“王头领,你说话的时候可否动动脑子?官兵调动,一定是临时决定的,绝不是李将军刻意针对你,难不成,你还以为李将军跟官兵勾结不成?”

    牛金星出来做和事老,并非是为了李自成,他是希望王岩再闹了。再闹下去,耽搁了攻打磨盘营的大事,那对谁都没好处。

    李自成懒得再多做解释了,跟王岩这样的蠢货说话,纯属浪费口水。哼,当初是你王某人抢着打中路的,不就是觉得官兵会调整防守重点吗?结果官兵不仅没减弱中路防守,还进一步加强了。自己吃个闷亏,回来怪他李自成有歪心思,还真是倒打一耙。

    “行了,都不要说了,诸位多多安抚部下,明日一早,再攻磨盘营。有件事也好让大家晓得,闯王已经来了命令,后天再打不下磨盘营,他老人家就亲自来打,还望大家心里有数。”

    李自成转身回了屋,王岩就像个哑巴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一旦高迎祥亲自过来指挥攻打磨盘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到时候,从李自成到他王岩,恐怕都讨不到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