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陌路王妃_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心住下-笔趣阁

时间:2021-04-24 17: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咘是鱼小说陌路王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心住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寿宴之后,瑾苏总算是过了几天的清静日子。

    晋妍公主那边,听说是头风又加重了,宫里的太医来了好几波,也不见好。原本日日都要去学堂的安肃清,也都留在瑰禾院照顾一二,其中可能也是因为心心念念的秦湘月就在府里的缘故。

    瑾苏虽然也日日去云湘院请安,但也呆不了多久。自打表姨婆住进了相府,便几乎是扎根在云湘院了。她每次去,都能见着。而秦湘月,更是抢了安夏雨往日的活计,把老夫人伺候得服服帖帖的。

    而这一日,云湘院里却冷冷清清。门没关,瑾苏“咚咚咚”的敲了几声,便探头探脑的进去了。

    “苏儿,你来啦!”老夫人又在逗雪球玩。

    “诶,祖母,”瑾苏叫着,便上前行了礼,并好奇的四下看了看,“今日怎的这么清净啊?表姨婆和湘月表妹呢?”

    一旁的齐嬷嬷道,“还没来呢。”

    “呵,想不到今日倒是我来得早一些了呢,”瑾苏笑盈盈的说道。

    正说着话,安夏雨也来了,进来行礼之后,也和她一样,问起了表姨婆和秦湘月。

    “你们俩啊,过几天舒坦日子,就忘记自己是谁了呀,人家才是客人,当然不需要日日都来伺候我晨起啦!”老夫人假意训诫道。

    瑾苏和安夏雨对视一眼,瘪了瘪嘴。

    “祖母,我和长姐都是愿意来伺候您晨起的,但湘月妹妹毕竟是客,她既喜欢来,我们也不好同她争抢啊,”安夏雨解释道。

    瑾苏则附和着,“是啊,祖母。”

    听了安夏雨和瑾苏一番话,老夫人露出几许满意的微笑。

    就在这时,秦湘月哭着就跑了进来,可能没想到她和安夏雨都在,突然就愣在了门口,慌乱的抽出手帕擦眼泪。

    “怎么啦?”老夫人细声细语的问道。

    安夏雨也忧虑的看向瑾苏,她大概是担心刚才说的话,不小心被秦湘月给听见。

    瑾苏虽然也不清楚其中缘由,但刚才的脚步声,是不间断的由远及近,应该不会听到她们的对话,想到这里,便镇定的冲安夏雨微微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

    “湘月妹妹,这是怎么啦?”瑾苏问着,便起身走向秦湘月。

    近了,先是拿着手帕替她将眼泪擦掉,然后又拉着她到老夫人面前。瑾苏虽然知道秦湘月就是往日的连雨,但并没有当面揭穿过,她还不想让她知道,苏公子就是她。还有另一个就是,她也想看看连雨是如何应对的。

    秦湘月楚楚可怜的看着瑾苏,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饱含泪水,只要眨一下眼,泪珠子就“哗哗”往外滾。

    “哎呀呀,你快别哭了,看得我都心疼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吗?”瑾苏一面擦着泪,一面心疼的问道。

    不问还好,这一问,她的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没完没了的流下来。

    瑾苏无奈,想拉着她到老夫人跟前再说,这时,秦湘月却将一封信递给了她,然后又继续“嘤嘤嘤”的低泣。

    “这……”瑾苏看着手里的信,愣了一下,翻过信封,上面赫赫然写着“老夫人亲启!”

    “快拿过来,”老夫人听瑾苏念完,连忙催促道。

    瑾苏将信递给老夫人,然后又将秦湘月扶到左边第一张椅子坐下。

    齐嬷嬷又端了茶水,拿了两块干净的手帕上前,并安慰道,“表小姐,您就别伤心了,有老夫人在。”

    “是啊,你快别哭了,看得我都难受死了,”安夏雨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抹了抹眼泪,不知是真是假。

    老夫人看着信,眉头紧蹙,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一旁的瑾苏小声的问道,“祖母,怎么啦?”刚问完,老夫人便没好气的将信纸塞给她了。

    “太不像话了!这算怎么回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我相府当成什么了?”老夫人愤懑的抱怨道。

    瑾苏看完信,这才知道,原来表姨婆竟悄悄的走了,还将湘月拜托给老夫人照料。

    “什么时候走的?”瑾苏问道。

    秦湘月摇摇头,低声应道,“我也不知道,昨儿从这里回去,祖母就说有事要出去一趟,让我自己先睡。今儿晨起就没见着人,后来又发现了这封信,呜呜呜~~”

    “这么说,难不成是昨日就走了?一会问问守门的护院就知道了。”瑾苏道。

    “问了又如何,铁了心要走的人,难道还能让咱们给追回来不成,哼,”老夫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心里始终不太畅快。

    秦湘月从椅子上下来,跪在老夫人面前,声泪俱下的哀求着,“姨婆,我该怎么办呐?呜呜呜~~祖母的心太狠了,怎么能说丢就把我给丢下了呢,呜呜呜~~”

    见老夫人一时难以决断,瑾苏凑到她耳边,小声的道,“湘月妹妹孤苦一人,咱们也总不好将她赶出去,不如……”

    “唉,”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朝秦湘月抬了抬手,“先起来吧,既然你祖母将你托付给我,你就安心在相府住下吧。”

    秦湘月慢慢起身。

    老夫人接着问,“我记得你们将军府是在潍城的吧?”

    “好像是,我是自小跟着娘亲在临安长大的,前几年娘亲过逝,祖母才将我接回去,但一直也和祖母住在威州老家,并没有去过将军府,”秦湘月柔声细气的说着,大约是刚才哭得太伤心,现在还时不时的抽噎一声。

    事实上,表姨婆在信里也提了,此番回去就是要把将军府等祖产一并清卖了,然后在京城置个宅子,准备举家迁过来。至于秦湘月,跟着去多有不便,所以才拜托老夫人照顾。

    “嗯,无妨,日后跟着我在云湘院一起用膳便是了,不过是多双筷子的样子的事,”老夫人道。

    “嗯,多谢姨婆,湘月无以答谢,当牛做马,也定会报答姨婆的收留之恩的,”秦湘月说着,便又给老夫人跪下磕了一个头,看上去十分感恩的样子。

    “嘿嘿,快起来吧,祖母又不是农夫,要你当牛做马干什么,”瑾苏说着,便笑盈盈的上前将秦湘月扶起来,她看得出来,老夫人还是比较喜欢秦湘月的。

    就这样,秦湘月终究顺利的留在了相府。唯有瑾苏,从她的眼底看到了一丝窃喜闪过。

    几人又说了一会子话,瑾苏和安夏雨才离开。

    出了云湘院,安夏雨便拉着瑾苏,小声的问道,“长姐,表姨婆真的将秦湘月丢在我们府里不管啦?”

    “嗯,信上还说,若遇到合适的,祖母可给她说亲呢!”瑾苏随口说道。

    “啊?!”安夏雨张大着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紧张什么?”

    “长姐~咱们俩可是府里的正经小姐,日子都尚且过得提心吊胆的,你说她……唉!”安夏雨虽然没有说完,但瑾苏也明白她的意思。

    “行啦,你就别替她操心了,她虽是客居,但自有祖母替她撑着,咱们可就不一样了!”瑾苏叹道。

    俩人手挽着手,甚是亲密的往前走着。

    安夏雨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发现无人经过,这才捂着嘴,低声道,“听说了吗?那边好像病得越发重了,宫里的太医都来了好几波呢。”

    “嗯,听说了些,”瑾苏简单的应道。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装的,为了让父亲放出雅儿才装病的,但是后来,看他们院里的人忙进忙出的,才有些相信,她是真病了!”安夏雨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嘘!”瑾苏见二婶领着安肃源远远的过来了,便立马让安夏雨噤声。

    安夏雨抬眼一看,道,“咦?是二婶,她怎么来了?”

    “肯定是找祖母的呗,”瑾苏小声的应道。

    走近了,瑾苏和安夏雨只是礼貌性的叫了一声二婶,行了个简礼便了事。

    二婶仿佛也不大愿意跟她们多说,点点头便也作罢了。

    正好也差不多到了分叉口,丫鬟婆子们来来往往的多了起来,她们也不便多聊,就各自回院了。

    原以为这一天余下的时光又该在菡萏院度过了,可刚用过午膳,就又被叫到云湘院去了。

    原来,是因为安肃源的亲事,说是他相中了刑部尚书金大人的嫡长女———金若霖,而老夫人则想将秦湘月许给安肃源。

    “啧啧啧”,瑾苏听后忍不住咋舌,“我说祖母怎么二话不说就将湘月妹妹给留下了,原来是别有用心啊?”

    “去,什么别有用心,说的那么难听,女大当嫁,男大当婚,本来就是天理伦常。再者说,湘月为人贤良,又知根知底的,即便是家道中落,那也是名门之后,配给源儿,应是不差的。

    那金若霖虽然也很好,我也很喜欢,但她到底是尚书之女,和源儿实在相差甚远,不过给清儿倒是不错。”老夫人说着说着,自己都乐了,好像已经促成了两桩姻缘似的。

    “哈哈,祖母这儿安排得挺好的,万一清儿没瞧上金若霖,反而看上了湘月呢?”瑾苏半开玩笑的试探道。

    谁知老夫人竟斩钉截铁的道,“那怎么行,这门不当户不对的,绝对不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