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北宋小文豪_ 第二十九章 值了!-笔趣阁

时间:2021-03-02 13: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明日红花小说北宋小文豪 第二十九章 值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成都府和眉山隔得不远,水路陆路都好走,这边戏还没演完,眉山那头就收到信了。

    苏涣提前过了段退休日子,本来觉得很快乐,看到儿子的信后脸就黑了。他这儿子天生闲不住,没事也要整出点事来,这会儿离开了家,更是如鱼入水,自在得不得了。

    气人的功力也大有长进。

    这信写得,让人想去成都府揍他。

    不过苏辂显然忘了一点,他爹现在在休带薪假,哪怕不是休沐日,他爹也是可以出行的。苏涣收起了信,招呼弟弟苏洵让他准备准备,明儿去成都府看看儿子。

    苏辂不知道自家老爹磨刀霍霍向儿子,他正给苏轼他们分享自己带来的瓜子。

    这年头,找到好吃的瓜子可不容易,葵瓜子肯定是没有的,连南瓜都没传进来,香炒南瓜籽也吃不上。

    苏辂这瓜子还是意外发现的,他去年在自家老爹的任地上瞎溜达,发现有个瓜农在哭,说自己被骗了,种的西瓜瓢全白的,还不甜,谁会买这样的西瓜哟。

    那瓜农哭得太惨,苏辂过去一看,好家伙,里头的西瓜籽黑边白心,不是他过年爱嗑的黑瓜子又是什么?苏辂掏钱把一地坏瓜包圆了,还让瓜农问问有没有其他人上当受骗,说自己要帮人帮到底,一口气把他们这些可怜人全帮了。

    那瓜农见他年纪小,以为遇到了冤大头,积极地帮他联系其他瓜农,这种“坏瓜”全卖他了。

    其实么,这种瓜是西瓜的一种,叫打瓜,一开始西瓜都和这差不多,红瓢少白瓢多,后来大家喜欢瓢红的,就慢慢往瓢红的方向培育;打瓜不一样,打瓜是往出籽方向培养的,不管是糖分还是水分都比较少,专注给瓜子输送营养去了。

    打瓜籽有个儿小的,可以做成红瓜子;有个儿大的,可以做成黑瓜子。具体长成哪种,跟产地、光照、土壤这些都有关系,像这种长得这么大、这么好的,土质、阳光、水分缺一不可,绝对是天赐好瓜子!

    于是去年苏辂那由压岁钱组成的小金库翻了一番,隔壁家小娘子甚至对他痴心一片,说只要每天给她一把瓜子以后就嫁他。

    这么轻易得来的爱情,苏辂是不会相信的,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苏辂挨个给苏轼他们分过去,勾栏之内就响起了激昂是鼓声和吹奏声。这都是常规操作,大部分好戏开演之前都有开场曲,主要用来吸引大伙的注意。

    苏辂麻溜地坐下。

    苏轼本来挺好奇苏辂递来的黑瓜子是什么,正要问问,就听到鼓点渐弱,熟悉的唢呐声响起。

    比起他们那天自己瞎吹,由专业乐人吹出来的唢呐声有种直击人心的震撼,不仅在座的众人不由自主坐直了身体,就连在场外流连的百姓都驻足围拢过来,脚抵着脚、人挨着人,齐齐往里张望,想知道里头在演什么、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动静。

    苏辂看过排练,对台上不甚好奇,目光在周围瞎转一圈,发现不管场内还是场外,所有观众的注意力都被引到了台上。

    效果很不错。

    苏辂基本是满意的。

    苏辂也拿起瓜子磕了起来。

    看戏没瓜子,快乐少一半!

    才这么几天,说这些乐人和演员能排练到顶尖水准肯定不可能,不过勾栏这种地方是给普通百姓找乐子的,不是多纯粹的艺术殿堂,很多人都是边演出边刷熟练度,在台上慢慢摸索慢慢磨合。

    即使只是刚出师的水平,他们也不惧于上台演出。要知道演砸了也不过是少点赏钱而已,不演可就是彻底没钱!

    小老百姓的艺术,没那么多时间精益求精。

    既然把观众吸引过来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这出戏先讲了背景,说是离蜀地两千里之外的南诏起了叛乱,百姓民不聊生,守将连年失利。

    接着就是一位美貌小娘子正受到叛军欺凌,铁面将军出现从天而降,一场精彩打斗之后,副将也上场了,接着副将负责插科打诨,铁面将军负责英武无双,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看得观众直呼过瘾!

    铁面将军护送美貌小娘子与亲人团聚,发现她们一家流离失所、衣不蔽体,若不打败叛军,她们终将无家可归!

    听着老弱妇孺们抱头痛哭的声音,铁面将军一声令下,屠尽满城叛军筑成京观震慑叛党,让有异心的人再也不敢轻动大宋百姓。

    伴随着鼓声、号角声、唢呐声,覆笼在“京观”之上的幕布徐徐落下,一个栩栩如生的骷髅塔出现在所有人眼前,那一个个高高垒起的骷髅头太过逼真,看着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戏班子,难道真的弄来了这么多骷髅头?!

    连张方平都忍不住看了苏辂一眼,想知道他是不是跑去挖人祖坟了。

    这一场戏,说不得多么新颖,可是既有精彩的打戏,又有美貌的小娘子,还有震撼人心的家国情怀,看得所有人都热血沸腾。

    我大宋的军队,就该这样救百姓于危难之中!

    我大宋的将军,就该这样英武不凡、力战千军!

    众人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宁胜男又在台上摘下了面具,露出英气之中带着几分清丽的脸庞。

    宁胜男朗声给到场的人介绍了一下七天之后会有一次抽奖,大家可以通过买场内票或者单独购买抽奖券,上面是有编号的。到时这边会当众摇取一个幸运号码,共享这次演出的一成门票收益,虽然可能不多,但抽奖这事儿嘛,开心最重要。

    内场票比较贵,而抽奖券只需要收取三文钱的成本费,有兴趣就可以买来碰碰运气。

    不过,抽奖也是有条件的,至少要认真听完这出《铁面将军平蛮记》,到时会在十个简单的小问题里面随机抽取三个问题来考验获奖者,如果获奖者不在场或者没答上来将会重新抽取!

    宁胜男含笑说道:“到时会问到的十个小问题已经张贴在售票处,大家可以去看看。”

    三文钱不多,至少没到让人肉疼的地步,今天这出戏可是张府尊领头来看的,哪怕是为了卖这位新府尊一个面子,许多人也会掏钱买票,可以说场场爆满完全不是事儿。

    不少人在听卖票伙计念完十个问题之后都觉得挺简单,不过是“铁面将军姓什么”“南诏离蜀地多远”“诛杀叛军以后做成了什么”之类的问题,只要把戏看过一遍基本不可能答不出来。

    要是答不出来,他们还可以看第二遍啊!

    三文钱换一个发财机会,值了!

    这种玩法在宋朝并不新鲜,还有个专用名词叫关扑。

    所谓的关扑就是商家定个条件,消费者通过花点小钱掷骰子或者扔铜钱达成对应条件就可以获得想要的、买不起的商品。

    时人对于关扑的热情是很高的,不仅商家和消费者之间搞,朋友、夫妻之间也经常以此为趣。

    不过这种做法其实有点踩线了,至少张方平的脸色就不太好。

    苏辂弄的这个抽奖,只不过是关扑换了个名目而已。

    关扑算得上是隐性赌博,目前朝廷虽没明令禁止,却也没有人敢大张旗鼓地搞这么大。要知道如果这事儿真按赌博论处,那罪名可不轻,得比照着盗窃罪来惩罚,意思就是你赢了多少钱等同于你偷盗了多少钱!

    所以大伙搞归搞,但都是私下搞搞,像苏辂这样明目张胆地玩这种大动作是很少见的。

    也怪他只当苏辂是小孩子,闹腾不出什么花样,没好好把关。

    这次是为了正经事就算了,下次绝对不能再让苏辂这么踩线。

    张方平回到府衙,黑着脸把苏辂喊过去严肃地教育了一顿,让他以后注意一点。

    《宋刑统》厚得跟砖头似的,苏辂压根没看过关于赌博的部分,听张方平科普了一番,才知道关扑刚流行开没多久,暂时还是个民不举官不究的法律盲区。要是动静闹大了,朝廷说不准就出个补充条例把它加进去了!

    苏辂叹气。

    怪不得别人都说,所有赚大钱的法子都写在刑法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