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明末凶兵_ 第340章 恶战铜陵城-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怒江山小说明末凶兵 第340章 恶战铜陵城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340章恶战铜陵城

    高迎祥一直没忘记自己来南直隶的原因,自己是来抢夺物资,扩充实力的,不是来找活阎王拼命的。

    守冷水关没意义,出兵姥山又得不偿失,这下可就犯难了。好一会儿,高迎祥才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只能赶紧把孤山的大军撤回来了。等大军撤回,我们便可以将兵力调离冷水关,权力应对铜陵方面的官兵了。”

    听高迎祥这般说,牛金星就长松了一口气。其实他老早就想到撤兵了,但就是不敢说。当初陈兵孤山,让孤山大军成为一颗钉子,锁死庐州府附近的南直隶兵马,这可是高迎祥的得意之作。现在说赶紧撤离孤山,不就是说高迎祥当时用了一出昏招么?

    好在高迎祥自己把话说出来了,不然牛金星还真的琢磨下如何开这个口。

    高迎祥和牛金星这边有了定夺,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当然,高迎祥也不傻,他先让人留意冷水关周定山大军的情况,连续两日周定山都没下令攻打冷水关,高迎祥这才断定官兵的目标并非冷水关,于是乎下令孤山方面的大军依次南撤。

    为了防止周定山大军北山拦截,还命令王岩主动牵制。如此,三天过去,孤山两万大军总算安然无恙的撤回冷水关以南。孤山大军撤回,高迎祥再无后顾之忧,大手一挥,命令王岩弃守冷水关,大军集结庐江城。

    如此一来,高迎祥又可以分出近三万大军投入铜陵战场了。周定山自然是开开心心的占领冷水关了,可相比之下,铜陵方面的南直隶将领就骂娘声不断了。宣府兵马进入庐州府地界,还指望宣府边军能牵制一部分贼兵呢,没想到这帮子北方佬这么有脑子,不仅没牵制贼兵主力,还把流寇一窝蜂的赶到了铜陵附近。

    崇祯三年十一月初,天气骤然降温,哪怕南方也受到了寒流影响。好在海兰珠与常闵月早有准备,提前预备了许多过冬的衣物。可是高迎祥就有些做难了,只能命令麾下将领开抢,弄的安庆府怨声载道。可即使如此,铜陵周边的农民军依旧缺少御寒衣物。

    十一月初四,铁墨与王左挂一行沿巢湖进入巢县,与此同时耿仲明、刘国能增兵冷水关,大有一举攻取庐江城的架势。庐江城可关系到铜陵大军的安危,一旦庐江丢失,宣府边军就可以沿庐江南下,切断铜陵往西退回安庆府的道路,所以农民军自然不肯轻易相让,高迎祥与牛金星商议一番,集结了四万人马屯兵庐江西南的北峡关,与庐江城形成掎角之势。只要宣府兵马敢出兵庐江城,高迎祥就敢把大军拉出去打一场恶仗。

    可以说为了庐江城,高迎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为此甚至做好了让王岩撤回来帮忙的想法。可当高迎祥做好一切部署后,驻扎在冷水关的宣府大军却熄火了。连续几天,宣府各部兵马除了正常的训练,就剩下烤火看风景了,那架势是一点攻打庐江城的意思都没有。

    高迎祥实在是看不透,气的直跳脚,“活阎王这厮又要搞什么鬼?他陈兵冷水关,就为了看风景?铜陵方面打得如此火热,这家伙也不管。我怎么觉得,他有意让咱们打下铜陵城?”

    牛金星嘴角抽搐,表情有些痛苦。饶是他狡诈多智,竟也看不透这盘局,实在是活阎王老是整幺蛾子,根本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儿。这两年,经过多次接触,牛金星是越来越烦活阎王了。他算是看出来了,活阎王这家伙与其他大明将领完全是两种人,别人不敢做的事儿,他敢做。别人愿意做的事儿,他未必会做,所以,活阎王的一举一动,不能以常理推之啊。琢磨了好一会儿,牛金星有点犹豫的说道:“闯王,你说会不会是活阎王有意让咱们去打铜陵城?他陈兵冷水关,根本不是为了庐江城。”

    “????”高迎祥俩眼一瞪,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他觉得牛金星是在说笑。活阎王可是朝廷新任的三省总督,负有剿匪重任,他哪来的胆子看着义军把铜陵城啃下来,他就不怕朝廷拿他问罪?可是看着牛金星那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不禁愁容满面道:“这.....牛先生,你确定没有在说笑?”

    牛金星哪能不知道高迎祥内心的想法,其实他自己都觉得挺可笑,但又觉得很有道理,“闯王,并非属下胡思乱想,你回头想想,活阎王与我们接触以来,有他不敢干的事情么?之前跟李养纯勾结,坑了河南右布政使,换个人敢干这事儿?属下观察,活阎王这人胆子很大,他似乎就不怕朝廷怪罪。而朝廷,似乎也拿他没办法,闯王,你可别忘了,活阎王麾下几万大军,那可是他自己养起来的,他会真听朝廷命令,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这......貌似有些道理”高迎祥揉揉脑门,很是头疼,活阎王这厮是真的让人摸不透啊。朝廷将领不怕朝廷责难,这事儿怎么想都觉得很不靠谱。

    相较于庐江城的安静,铜陵城的待遇可就不怎么好了。进入十一月份之后,气温骤降,李自成等人也留意到了气候变化的不利,想要在隆冬到来之前,尽快打下铜陵城。十一月初二,李自成便以郑国松为先锋,增加了攻城兵力,一时间铜陵城守兵压力骤增。如今负责铜陵军务的乃是南京总兵吴世勋,自流寇逼近铜陵后,吴世勋就被紧急调了过来。

    吴世勋也是名门之后,胸有沟壑,他来到铜陵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搜集砖石草木,加筑城墙,尤其是在城墙上增加了许多倒刺,跟农民军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虽说守兵只有不到四万人,但吴世勋靠着灵活调度,竟让李自成讨不到半点便宜。

    可是,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自成放弃了战法,再次用上了流寇的潮水攻击。李自成四面攻城,并派长弓手在下边压制。如此一来,铜陵兵力不足的问题就显露了出来,在各部农民军头领的催促下,几万农民军就像疯了一样冲击着铜陵城。

    吴世勋站在城头,目视着眼前的战场,神情越来越凝重。说到底,铜陵太小了,城防基础也太差,一旦流寇大军压境,不惜代价攻城,铜陵就会变得风雨飘摇。之前,想尽办法痛击攻城的农民军,就希望将农民军打疼,让李自成有所收敛。不过这李自成倒是厉害,居然看透了这步棋,不仅没上当,还反其道而为之。

    既然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那不如趁着军心士气还在,来一场豪赌。这就是李自成的心思吧,但李自成这么干,却切中了吴世勋的要害。

    四万守军,明面上是兵力够用,可实际上兵员参差不齐,战斗力很成问题。一旦全面开战,压力骤增之下,怕是要出问题的。果然,农民军大举攻城一个时辰后,驻守西城的京营兵马就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西城一名叫莫泰的千总,眼看着农民军像蚂蚁一样往上爬,心下骇然,竟吓得往城下逃去。这莫泰可是南京礼部侍郎莫清河之子,身份高贵得很,本来入军营是镀金,想入兵部谋职的,只是没想到碰上了农民军攻城罢了。无奈之下,来到了铜陵,之前还好,眼下农民军疯狂的进攻,莫泰骨子里的软弱立马就显露无疑。

    按说,这种临阵脱逃的千总,应该逮住就地格杀的。可拱卫西城的乃是京营参将魏子泰,他可生怕莫清河报复,犹豫之下,就让莫泰跑了。莫泰这一跑,麾下两千余人当即士气全无。领头的都跑了,下边的小兵就更不愿意卖命了,虽然还有上边弹压,可消极对敌之下,西城一段很快就被农民军摸了上来。

    负责攻打西城的正是刘宗敏所部,身为百人队头目的刘宗敏一看到出现缺口,就像闻到血腥味儿的恶鬼,直接扑了上来。那把大刀左右翻飞,一番冲杀,杀的周遭官兵敢担欲裂。在刘宗敏的带领下,这个缺口被越撕越大,最后影响到了整个西城城防。

    刘宗敏并没有留在城头,而是顺着石阶带人冲进了城内。这下可要了魏子泰的老命,西城一角被农民军波及,一片大乱,直接导致守城辎重运不过来,好多驰援西城的兵马也被吸引了过去,这更让摇摇欲坠的西城城防雪上加霜。

    无奈之下,魏子泰最终像吴世勋发了求援信。传令兵急匆匆去找吴世勋,此时吴世勋正在北城督战,一听说西城的事情,整个人气的破口大骂。吴世勋不怪莫泰,莫泰一个二世祖,不靠谱是自然的,靠谱才邪门呢。莫泰不靠谱,那魏子泰捆也要把他捆在城头,此人敢逃跑,一刀砍了便是。这节骨眼上,怎么可以顾及对方的身份?

    “魏子泰,误我啊”吴世勋大骂一声,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魏子泰就算千错万错,但这个时候都不能动他。西城城防出问题,就得想办法弥补,想了一会儿,吴世勋心头一狠,命令道:“去南城,告诉古长河,让他一刻钟内赶到西城,不得有误。”

    吴世勋这样做,其实冒了很大风险的,把古长河调到西城,一旦农民军有所察觉,肯定会拼了命扑向南城。可这个时候没别的办法了,手底下倒是有预备队,但不堪大用。真正能打的,有希望把入城贼兵打退的,只有古长河麾下这支精兵了。

    古长河麾下推山营三千将士,乃是老公爷徐弘基常年所带,战力为南京十六营之首。这种硬仗,能指望的就只有古长河了。

    古长河得到命令后,什么都没说,带着兵马悄悄地撤出了南城战场,为了不让农民军发现不对,还刻意把后边的预备队全扑上来,甚至还发起了一轮反扑。从城头撤下来,古长河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他也有点理解吴总兵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推山营撤下来了。

    “哎,魏子泰啊魏子泰,你说你干嘛吃的,平日里维系关系就算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不得罪人”战后魏子泰肯定要倒霉的,也没人敢替他说情。想想这事就有些生气,魏子泰会被问责,但是罪魁祸首莫泰却未必会有事。那帮子文官可是厉害得很,嘴皮子上下一翻,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古长河紧急驰援西城,半路上就碰上了带兵烧杀的刘宗敏,二人不由分说,便战在了一起。不过古长河还是很聪明的,他带着一部分兵马缠住刘宗敏,却让大部分兵马往西城墙扑去。

    古长河这般做,刘宗敏反而慌了。刘宗敏观察力敏锐,一眼便看出这支兵马不同寻常了,一旦这支兵马堵住缺口,那他刘某人不成瓮中之鳖了?

    于是乎,刘宗敏一招逼退古长河,刀也不要了,转身就往城墙方向奔去,“兄弟们,扯呼....”

    古长河持着长枪,双眼一眯,“此人倒是聪明啊!”

    虽说有些可惜,但古长河并没有急着追击刘宗敏,而是将精力放到了缺口争夺上。有推山营这支强战力加入,官兵的反扑顺利了许多,战至未时,历经一个时辰恶战,刘宗敏所部终于被打退,缺口合拢,西城城防的警报暂时解除。

    一天恶战,在祈祷中落下帷幕。

    夕阳沉落,铜陵城没有欢呼声,好多人坐在尸体堆里,麻木的喘息着。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对这些京营士兵来说,这场恶战,是一场磨砺,同样也是打击。

    这样的厮杀还会持续几天?自己又能坚持几天?

    一天,铜陵城便摇摇欲坠,那么两天,三天呢?

    而吴世勋心里很清楚,照这种程度,铜陵城坚持不了三天。所以,必须要援兵,哪怕再难,也得有援兵!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