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权臣_ 第四六七章 酒楼议事-笔趣阁

时间:2021-01-12 18: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沙漠小说权臣 第四六七章 酒楼议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人头!”灰胡子笑道:“那九鬼兴隆和岛津犬九郎的人头,竟是被这丫头带了回来,当时看到的人,那都是惊得呆了……那藤原王后更是与冰月结成了姐妹,如今冰月可是菊桑国王后的王妹了!”

    韩漠看着杜冰月,一脸惊讶,半晌过后,才叹道:“月儿,早知道你会成为海上的女霸王,想不到竟是这般快!”问道:“你是怎么取来他们的人头?”

    杜冰月嘻嘻笑道:“我找了一张海上地图,确定了月亮岛的位置,便领着四个弟兄划了一艘小船,连夜去月亮岛。到了月亮岛,我们在一处隐蔽的海礁石群登上了岛,扮作海上的海匪,摸清了那两个家伙的位置,然后找个机会,砍了他们的头……就是这样了!”

    韩漠听她说的简单,但心中却也知道,当时的情景,那定然是十分危险的,杜冰月领着四个人,竟然敢摸上海匪云集的月亮岛,更是取匪首首级,这份胆量,那是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

    韩漠早看出杜冰月骨子里的野性,想不到这丫头真做起事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野。

    “匪首虽除,但是那帮海盗只怕不甘心,日后还要找麻烦!”关少河微微皱眉道:“倭之丸那帮海匪,怎生想个法子防备才是!”

    韩漠摸着下巴,想了想,道:“都已经知道海匪的所在,南洋诸国为何不联兵一起,派些船队去剿灭?海匪再是凶狠,十多国联手起来剿灭他们,那应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

    杜冰月摇头道:“小五哥,南洋人倒是想派兵剿灭,曾经为此诸国也在一起商议,虽然有几个国家同意出兵,但是……大多数国家还是反对出兵的!”

    那边韩源奇道:“这是为何?难道那些南洋国还真愿意让人骑在自己的头上,愿意受人胁迫勒索?”

    “他们是怕会引来更大的灾祸!”杜冰月道:“凭南洋诸国的实力,联起手来,要消灭区区几百名海盗,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许多人唯恐真要灭了那帮海盗,会惹怒倭之丸本国,到时候如果倭之丸再派来战队,以倭之丸矮人的凶残暴戾,南洋诸岛只怕会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许多国家宁可被勒索,也不愿意招取更大的灾祸!”

    韩源冷笑道:“那帮南洋人还真是迂腐不堪,他们难道不知道,那帮恶人,你若是害怕他们,他们便会更加变本加厉……!”

    韩漠靠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沉思片刻,才道:“这确实是个不小的麻烦。此事我会想办法……!”顿了顿,笑道:“你看我,见到你们,就只顾说话。你们一路辛苦,还没好好歇歇呢!”起身来,笑道:“既然来了,我领你们在府里四下走走!”

    当即领着几人,便在府中四下里看了看。

    天色完全黑下来,那边韩滨却已经派了人来,让几人去酒楼。

    韩漠知道府中的菜肴未必便差过了外面,只是在府中用餐,到时候总有些不自在,领着几人去酒楼,那反而会放松的多。

    韩滨选的酒楼,还真是刚刚开业,唤作“青荷斋”,倒也是一处极雅致的地方,几人趁了马车来,韩滨早是在门前等候,领着几人上了楼,楼上却是被韩滨包了下来,并无一个客人。

    进了厢内,伙计们上酒菜,今夜韩滨出手倒是阔气的很,冷热几十样菜式,那是流水般上上来,灰胡子也不客气,大吃起来。

    众人说些笑话,猜拳行令,倒也是过得极为快活,酒足饭饱,韩漠更是让韩滨领着灰胡子和杜冰月去街市上转一转,看看京城的夜景。

    韩滨自然是很乐意做这个地主之谊,领着二人趁马车往街上去逛一逛。

    等他们离开,关少河才道:“五少爷,关某有一事倒想与您商量一番!”

    韩漠笑道:“关兄,有话但说无妨……是关于海路的事情?”

    “是!”关少河点头道:“五少爷也知道,海路畅通,对于我们来说,利益巨大,所以这条路万万不能断,有任何麻烦,咱们也要想法子解决掉!”

    韩漠点点头,单就海上贸易而论,关少河的利益是与自己捆绑在一起的,因为二人利益相同,所以关系上那自然是铁打一般的牢固,问道:“关兄是否有什么法子?”

    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上酒,又为韩源也斟上酒,此时厢房内也就三个人,这才轻声道:“想要剿灭那帮海匪,目今的情况来看,并不容易,但是……要想海路畅通,咱们的船队,就必须拥有足以对抗那帮矮子海匪的能力,如果不能震慑住那帮海匪,只怕日后的麻烦会更大。这一次我们损失了一条船,还损失了好几位弟兄,下一次,咱们是不是还要承受这样的打击?杜姑娘杀了两名匪首,涨了我们的士气,但却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对我们的威胁……死了匪首,还会有新的匪首出现,他们一日不除,对咱们的威胁也就一日不消!”

    韩漠点头道:“关兄所言不错!”

    关少河微笑道:“所以关某与杜岛主在东海那边有过商议,有一事,那是想要五少爷来决定的!”

    “你说!”

    “五少爷,这一批利润倒是不少。”关少河轻声道:“所以我们想,能不能从中抽取一部分出来,再增添几艘新船……而且新造的船,要大力装备起来,换句话说,能否请镇抚军帮忙,我们出银子,他们帮我们打造出两到三艘战船,不战时可以运输货物,战时可以立刻投入战斗,装备上弩台,投石机等装备?”

    韩源在旁道:“要镇抚军帮忙?”

    关少河点头道:“镇抚军的战船,性能优良,而且速度很快,这种技术,普通的船只是无法比拟的,只要拥有了两到三艘那样的战船,要应付矮子海匪,那是毫不费力气的!”顿了顿,又道:“总督大人亦是说过,愿意为我们提供兵器和盔甲,也就是说,总督大人也不想我们商船队被海匪威胁……!”

    韩源微微皱眉道:“镇抚军的战船,那都是工部派人建造出来,那种造船技术,如今尚在工部……!”看了韩漠一眼,道:“工部尚书如今那是萧怀金……而且,镇抚军不可私下造战船,若是被人察觉,只怕又要惹出不小的麻烦!”

    韩漠冷笑道:“我们自然不会私下造战船,只不过是造几艘商船而已……至如工部的造船技术,我们也用不上。东海又不是没有人才,而且善造船只的人才多得很,将他们聚在一起,仔细观察镇抚军战船的样式,然后再造出几艘商船也就是了。至若兵器装备,暗中存放在商船内,弩箭台且不说,那种投石车,自然也可以拆卸,到了海上再重新装起来……出了海,到了南洋海域,就算用上兵器,也没有人知道,就算知道,那也不是在本国动武,谁也找不出岔子来!”

    关少河笑道:“五少爷所说极是,少河也正是这般所想!”

    海上贸易对韩漠重要无比,但是对关少河又何尝不是极其重要,通过海上贸易,两人都是迅速积累财富,这条道路,二人那都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保证畅通的。

    韩源想了想,笑道:“这事儿倒也好办,回头我和父亲说说……造几艘商船,问题不大……!”

    关少河看着韩漠,问道:“五少爷,那你的意思是……同意从此番利润中抽出银子来造船?”

    韩漠点头道:“这些便由关兄安排就是。银子花出去,那是为了挣更多的银子,这个道理,你我都懂,我自然不会拒绝的!”

    关少河大喜,端盏起身,向韩漠敬道:“五少爷目光远大,少河佩服!”又向韩源道:“回头还要多多麻烦四少爷了!”

    三人都是一杯饮尽,韩漠心中却想:“只是可惜,没有火药,否则在战船上配备几门大炮,只怕商队便无人能敌了!”

    放下酒盏,韩漠才问道:“关兄,先前听你说过,在风国那边,你还有贸易行?”

    关少河点头道:“不错。五少爷,你对风国那边怎地如此有兴趣……在那边,有我们三家贸易行!”顿了顿,笑道:“说起来,关氏贸易行在风国名气也不小,当地人对我们贸易行也很是友好。风国人很少与外人来往,所以也很少见到它国的新奇货物,我们在那边的贸易行,也就不是只经营珠宝古玩,那是经营着各样的杂物,所以在那边的生意倒是极好的!”

    韩漠淡淡一笑,他知道关少河的背景必定非同一般,否则也不可能拥有呼风唤雨的手段搜罗到四国的货物进行海上贸易。

    但是关少河既然不透露,那么自己也就不必动问。

    他倒不担心关氏贸易行在海上贸易上抽手,说起来,海上贸易的主动权始终是掌握在韩漠的手中。贸易行有不少,虽然关氏贸易行实力雄厚,但是这天下间,却也不是只有关氏贸易行一家能够搜罗采购到四国的货物,可是海上的道路,却是只有韩漠这一条。

    韩漠离开关少河,虽然可能在利益上有所损失,但是他的根基在手,找到新的贸易行就能恢复过来,但是关少河却不同,只要离开韩漠,海上贸易也就与关氏贸易行彻底绝缘。

    所以韩漠很自信,关少河为了利益,必定会紧密地和自己连在一起。

    “关兄!”韩漠举起酒盏,笑道:“说不定,我还要借你在风国的贸易行一用!”

    关少河有些疑惑,但却毫不犹豫地道:“五少爷,有什么事儿,你一句话下来,少河必定全力以赴!”

    就在这时,却听到楼梯响起轰隆隆脚步声,房门“喀嚓”被推开,身着男装的杜冰月气呼呼地冲进来,看了韩漠一眼,又低下头去。

    在他身后,灰胡子和韩滨也先后进来,韩滨笑着摇头,往桌边一坐,笑道:“小五,我今儿个是真的见识了杜姑娘的厉害……哈哈,巾帼英豪,名不虚传!”

    杜冰月柳眉竖起,道:“是他们先欺负人!”转头见韩漠看着自己,有些尴尬,咬着嘴唇,颇有愧色,轻声道:“小五哥,方才……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韩漠奇道:“又怎么了?”

    灰胡子抓起酒壶,仰首大口牛饮起来,放下酒壶,才道:“方才街上有几个公子哥儿见着我们,就说冰月不男不女,长得像个骚娘们,冰月气不过,上去打了那几个家伙一顿,其中有一个还被打折了腿……!”他是粗人,说话也不顾及,想怎么说,也就说出来了。

    韩滨笑道:“京中官家子弟……杜姑娘这怒气上来,打人还真是不看人的!”

    杜冰月虽然余怒未消,但听到韩滨这般说,脸上一红,低下头去,偷偷瞥了韩漠两眼,看他是否生气。

    韩漠和关少河对视一眼,为之莞尔!

    p呜呜呜,没功劳也有苦劳,别给我投黑票了,好难看我要红票,我要红票!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